隐元大师

论黄檗文化话语权——关于黄檗文化新媒体建设的思考

时间:2018年08月2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论黄檗文化话语权——关于黄檗文化新媒体建设的思考

大文化,需要大推广;大福清,需要大宣传。

当前,新的媒体格局逐步确立。一方面,存在决定意识。媒体格局的深刻演变,意味着依托媒体平台开展工作的意识形态工作理念要深刻调整。另一方面,意识影响存在,正确的意识是正确行为的先导。搞好新时期的意识形态工作,必须坚持理念先行,树立与新的形势任务相适应的新理念。

这是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这一科学论断,高瞻远瞩,具有强大而深远的现实指导意义。

隐元东渡所带去的明代华夏文化与创立黄檗宗,形成的黄檗现象,在日本史学界被认为是影响日本江户时期及其后来社会历史进步的黄檗文化,三百年来,日本民众信奉黄檗文化,感念隐元禅师,日本天皇多次封隐元禅师为国师,在国际场合,日本学者系统而又普遍论述黄檗文化,造成大众思想,即黄檗文化在日本,是日本的意识形态。恰恰相反,我们国内对隐元禅师,对黄檗文化舆论低微,很少提起。所以,黄檗文化的话语权,一直掌握在日本人手中。

正确认识和有效运用黄檗文化话语权,要以习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讲话精神为指导,梳理黄檗文化源流法脉跟文化外延,从现实意义和当代价值入手,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牢牢把握黄檗祖庭的文明史、方法论和世界观。

习主席在2015523日接见中日友好大会代表时,对黄檗文化作了客观的论述。他说:我在福建工作时,就知道十七世纪中国高僧隐元大师东渡日本的故事。在日本期间,隠元大师不仅传播了佛学经义,还带去了先进文化和科学技术。

习主席的讲话,提到的隠元大师,就是黄檗文化的缔造者,他不仅是佛教高僧,还是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使者。


隐元禅师在63岁之前,在国内,是明末东南名刹福清黄檗山万福禅寺的住持,是临济第32代正传。隠元大师63岁之后应邀东渡日本,把临济宗黄檗派的修学禅风与日本教派的混乱低迷相结合,创立特立独行、清规戒律的黄檗宗,给日本带去新气象,新希望。

但是,隐元禅师的地位越高,日本民族的形象越矮化,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全面接受大量吸收西方价值论,对中国风开始忽略,去中国化的言论日渐升级。

1786到2006年两百多年间,日本黄檗宗由日本本土僧侣主持,黄檗文化也就成为了日本黄檗宗的理论基础和时代背景。

福清是隠元故里,福清也是黄檗祖庭。我们要弘扬黄檗文化,传承隠元精神,就要站在中华传统文化的立场,以历史为准绳,以史实为依据,理清脉络,把握精华,尊重文化差异,珍惜传统友谊,客观全面地再现黄檗文化的本源与发心,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的实力与荣耀。

掌握黄檗文化话语权,体现黄檗祖庭意识和地位,要做到以下几点:

要站稳立场,不要作茧自缚,不要舍本逐末。有人说黄檗文化是纯粹的佛教文化,要坚决抵制。习主席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多年,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已经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爱国爱教的宗教文化,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是,现实生活中,偏偏有人要呼吁佛教文化不是传统文化,要自己切割与传统文化的渊源,自我边缘化,这就是意识形态问题。从大局出发,做黄檗文化,不可低估媒体力量。要清醒地认识到,媒体是意识形态工作的载体和工具,是“末”,党、国家、人民相互统一的根本利益才是“本”。一味迁就媒体的口味,追求所谓的轰动效应、娱乐效果,哗众取宠,把意识形态工作变成取悦媒体的玩偶,这就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舍本逐末。

要主动占领,不能任人宰割。意识形态工作必须牢固树立“阵地意识”。香港“占中”事件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教训极为深刻,必须痛定思痛,立行整改,绝不手软。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材竟然由设在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美国中心”垄断,而该中心背后的“东家”是美国驻港总领馆。一国地方政府的教育资源竟由战略对手来掌控,岂不荒唐?!1989年3月邓小平曾指出:“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现在,我们正在香港重犯当年同样的错误。

要保持警惕,防止思想麻痹。要深刻认识到,意识形态斗争不会停止,和平理念在意识形态领域是要不得的。以为我们与世界各国友好共处、经济上荣损一体,就不会有“挖对方墙角、断对方根基”的事了,这种幻想绝不能存在。在这方面,俄罗斯的裂变就是前车之鉴。

论黄檗文化话语权——关于黄檗文化新媒体建设的思考

要敢于发声。当年,在复杂的历史背景下,隐元禅师与郑成功,黄道周,魏之琰,钱肃乐,林汝翥,朱舜水,范道生,何高材等明末文人士子,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日本,隐元禅师名望神圣,在国内,隠元不比鉴真,没有那么出名。这种不正常的现象说明,说明历史事实没有被公道,谣言邪气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

   隐元禅师东渡日本,是在明朝灭亡的历史关头。一位名震南国的高僧出走,不为清廷卖命,怎么评价都可以,因此留下的许多猜测与臆想,都是情有可原的。在民间,关于隐元禅师的过往,人们都不愿多谈。因为,从清代到抗战期间、直至后来的文革时期,与隠元相关的人和事都没有好结果。今天的新媒体,同样可以用不同的观点和争论。

尊重历史,尊重文化。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定,提出要坚持依法执政。弘扬黄檗文化,也要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开展。网络是真实生活空间的在虚拟世界的延伸,并不是真正虚拟的。适用于真实空间的一切规则、习俗、习惯法,都适用于网络空间。因此,我们要在“微信十条”的规定下,做好黄檗微文化。

论黄檗文化话语权——关于黄檗文化新媒体建设的思考

同样,我们要意识到,中日民间黄檗文化交流,看上去是很普通的一项文化项目,却有不同寻常的外交元素在里头。所以,我们开展的每一次交流活动,事前事后,都得到省政府外事办,福清市委市政府文化宣传部门等各级领导的指导与建议,因为,弘扬黄檗文化,本身就是在做意识形态工作,外事无小事。上乘的宣传靠无形渗透。意识形态工作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利。美国人的宣传手法让习惯于空喊意识形态口号的社会主义国家汗颜。美国人认为,“上乘的宣传看起来要好像从未进行过一样”,最好的宣传应该能“让被宣传的对象沿着你所希望的方向行进,而他们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习总书记在2013年“8.19”讲话中就说:“在宣传方面,西方国家是很有一套的。”在全面对外开放的时代背景下,意识形态工作必须认真研究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意识形态工作的成功经验,包括日本的经验,学会在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中将文化自觉理念植入群体,化为他们的自觉行动。


一流的宣传靠理念引导。在网络连同全球、媒体竞争激烈、公民意识高涨的时代条件下,必须充分尊重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独立性。黄檗文化是公众文化,不是私有财产,传统文化是民族遗产,大家都有弘扬的义务。

互联网提倡个性、彰显个性。在互联网时代开展黄檗文化宣传工作,必须尊重差异、鼓励不同。为此,必须树立层次思维。以当前高度发达的网络媒体为例,不同群体的社会成员所用的媒体不同,在网络上的行为模式和诉求也不同。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社交类应用用户行为研究报告》:覆盖率为89.3%的即时通信工具用户年龄相对较大,覆盖率为61.7%社交网站用户学历、收入都相对较低,而覆盖率为43.6%的微博用户却呈现年轻化、高收入、高学历的趋势。从这三类网络媒介的具体应用上看,社交网站、即时通信偏于沟通、交流、互动,微博则更偏向信息传播。这三个网络群体中,我们的重点在哪里?显然属于三者中覆盖率最低的后者。微博的覆盖率虽然在三者中最低,但微博用户更倾向于发表指向性的观点来引导舆论,是引导网络舆论发展的关键少数派。我们的策略,是要紧紧盯住微博重点目标,紧紧团结住,看好与关注黄檗文化的朋友圈和少壮派。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要走大宣传之路。要用大活动带动大宣传。在网络文宣黄檗文化的同时,也要策划组织双向交流互动的中外黄檗文化交流,确保拥有有效的话语权和直接的影响力。程永华大使在接见黄檗文化促进会全体成员时说:明年是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45周年,后年是中日友好条约签订40周年,希望福清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


黄檗文化促进会组织撰写的《走向世界的黄檗文化》一书中,阐述了黄檗文化东南亚法脉的传承源流。黄檗文化促进会倡导组织的中日黄檗文化的“六月纪念隠元禅师东渡弘法362周年法会”与“八月千人重走隠元路”活动,都取得了圆满成功。中新社等主流媒体,充分肯定了黄檗文化推广与宣传的作为的作用和意义,中国新闻在华人世界栏目中,专题播报了黄檗文化促进会在日本东京的交流活动。中国驻外使节,高度评价黄檗文化这一福清力量,在中日民间文化交流方面的历史功绩和区位优势,期待福清展示实力,挥发能量,为持续中日友好,创造和平稳定的地区环境,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一份力量(黄檗文化促进会秘书处)

   


上一篇:论黄檗文化的实践性(四) ——明代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巅峰时期
下一篇:佛乐 · 千年梵呗 净化之音
(作者:小陈 编辑:小陈)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