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元大师

杨曾文:隐元禅师在东渡前的经历

时间:2018年10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杨曾文:隐元禅师在东渡前的经历

隐元隆琦(1592-1673),隐元是号,名隆琦,明万历二十年(1592)十一月初四生于福州福清县灵得里(现为福建省福州市福清市上迳镇)东林村。俗姓林,名曾昺,兄弟三人,排行第三,二哥出家为僧。父林德龙,农耕为业,在隐元六岁时离家入楚(泛指今河南、湖南、湖北一带)远游后,一直没有音讯。


  家业素淡,隐元九岁就学,然而因贫翌年废学,与长兄从事农樵以扶养老母,维持生计。隐元在十六岁时,在观察星月流转等自然现象之际,常思考天地万象“谁系谁主”等玄奥问题,感到“此理非仙佛难明”,逐渐萌发慕佛出家的念头。 二十岁时,以父游未归为由拒绝母与长兄为己娉妻。第二年在得到母亲谅解后,携此娉金为路费踏上外出寻父的路途,先后到过豫章(今江西南昌)、金陵(今江苏南京)等地,后辗转至宁波、舟山,皆未找到。其间,虽逢到母舅、族叔劝他早日回家,他皆不听。隐元二十三岁时,到南海普陀山(在舟山岛东的小岛)观音道场进香,祈愿找到父亲,在看到佛刹胜景之后,更坚定出家之念,于是投到潮音洞主的门下以“道人”身份担任为香客烧茶的“茶头执事”。此后回家看望母亲,在家奉养老母近五年。隐元二十八岁时,母亲去世,请当地黄檗山寺法师为母举行礼忏超度法会过程中,认识了寺中兴寿鉴源法师,听从他的劝告,舍弃到外地出家的念头。明泰昌元年(1620),隐元二十九岁时,在黄檗寺礼兴寿为师正式出家为僧。

  黄檗寺或黄檗山,全名是黄檗山万福禅寺,因山寺多有黄檗(即黄柏)树,故以黄檗为名。原建于唐贞元年间(785-804),马祖再传弟子黄檗希运禅师(谥“断际禅师”,?-855)曾在此出家。此后历经五代、宋,长期颓废不振,至明朝经中天正圆、觉田法钦、兴寿鉴源,兴慈镜源,再经密云圆悟、费隐通容、隐元隆琦几代法师的努力,才使黄檗寺得以振兴,成为东南名刹。

  明代黄檗寺初祖中天正圆(?-1610),致力重建和振兴黄檗寺,为提高寺的声望,在明神宗万历二十九年(1601)赴京请赐“龙藏”(当为明北藏),然而苦等八年没有得到而在京去世。徒孙兴寿鉴源、兴慈镜源入京继之。又经过六年(当为万历四十二年,1614),在首辅大学士(宰相)叶向高 的支持斡旋下,才得到皇帝所赐藏经一部六百七十八函及金、敕书、寺额、紫衣等,在寺建藏经阁收藏藏经作镇山之宝。 从此,黄檗寺声振东南丛林。隐元出家之师就是兴寿鉴源(?-1626),他被后世奉为黄檗寺“护藏赐紫”禅师。

  密云圆悟(1566-1642),号密云,俗姓蒋,宜兴人。二十九岁时到荆溪(在今宜兴)龙池山禹门禅院从幻有正传(1549-1614)剃度出家,从受临济宗杨岐派禅法。明神宗万历四十五年(1617)继师住持龙池禅院,此后应请住持天台山通玄寺、嘉兴金粟山广慧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宁波阿育王山广利寺、天童山景德寺、金陵大报恩寺等名刹,名闻南北丛林。密云是在明思宗崇祯三年(1630)三月至八月住持黄檗寺的,时间不到半年。他的嗣法弟子很多,著名的有长沙府沩山五峰如学、苏州府邓尉山汉月法藏、西蜀夔州双桂破山海明、杭州府径山费隐通容、嘉兴府金粟石车通乘、赣州府宝华朝宗通忍、常州府龙池万如通微、宁波府天童山翁道忞等。有《密云禅师语录》行世。

  费隐通容(1593-1661),号费隐,俗姓何,福建福州人。十四岁出家,先后参学于曹洞宗无明慧经(号寿昌)、湛然圆澄(号云门)以及无异元来(号博山)的门下,皆未契悟,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在绍兴吼山护生庵参谒密云圆悟,从受临济禅法。天启七年(1627)密云住持嘉兴金粟山广慧寺住持时,他受命任西堂首座。崇祯三年(1630)圆悟迁住福清黄檗山万福寺,他跟随身边。崇祯六年(1633)应请住持黄檗山万福寺,三年后辞职。此后先后住持过温州法通寺、嘉兴金粟山广慧寺、宁波天童寺、松江超果寺、崇德福严寺、杭州径山万寿寺等。嗣法弟子有隐元隆琦等。著有《五灯严统》(1653年)、《五灯严统解惑编》(1654年)、《祖庭钳锤录》、《丛林两序须知》等。 其中《五灯严统》因为将原属青原行思——石头希迁法系的云门宗、法眼宗皆列入南岳怀让——马祖道一的法系,并且称当时曹洞宗高僧无明慧经、湛然圆澄及其嗣法弟子“未详法嗣”或“未承付嘱”,予以贬斥而不载录,受到曹洞宗激烈批驳和抨击,甚至遭到毁板。

  隐元出家后,为兴修黄檗寺决定到京城化缘,因京城戒严不得已暂住绍兴,曾到云门寺参谒曹洞宗湛然圆澄禅师,听他讲《大涅槃经》,碰到从京城回来的时仁法师,向他问“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如同魔说”,应当如何解释?然而时仁却回避正面回答,说:“三十年后向汝道。”他认为受到戏弄,感到气愤。然而此事对他影响很大,使他经常思考禅宗讲的佛法既不“依经解义”,又不随意离经妄说的道理,激励他遍参诸方名师。天启六年(1624)在嘉兴金粟山广慧寺参谒密云圆悟和尚,问:“学人初入禅门,未知向甚么做工夫?”密云答:“我这里无工夫可做,要行便行,要住便住,要卧便卧。”又问:“蚊子多卧不得时如何?”密云打他一把掌。他经过七昼夜考虑似有省悟,日夜坐禅参究。在密云门下参学五年,在同参道友中以应对敏捷、善作偈颂知名。崇祯三年(1630)三月密云和尚应请住持黄檗寺,招他随从同往,不久受命南下化缘,八月回归时密云已到宁波。此后,隐元应请住持福清县狮子岩寺,携弟子“刀耕火种”,“种薯蔬为食”,在岩的绝顶修行。崇祯六年(1632)费隐通容应请住持黄檗寺,请隐元为西堂(曾在他寺任住持而今客居本寺者)辅佐他传法。隐元不信仍回狮子岩寺,当地居士儒者夏春元、龚士龙前来问道,论“儒释一贯之旨”。

  崇祯十年(1637),隐元应黄檗寺僧众和护法居士之请,继通容之后住持黄檗寺。翌年,开阅五千余卷的《龙藏》(当为明北藏),“用酬祖德,以报皇恩”,以连续千日为期。他在寺中为进京求经的中天正圆造塔,并建“梅福庵”供养。福清知县凌镜汭入寺参谒,问:“毕竟如何是不与万法为侣?”他答:“百花丛里过,一叶不沾身。”意为“不与万法为侣”的真如佛性虽显现为万物,又超越于万物。此后,他为了重兴寺院殿堂派出寺僧四处化缘筹资,六年后竣工,寺院焕然一新。崇祯十七年(1644)隐元请同学亘信出任黄檗寺住持,自己前往嘉兴金粟寺探望费隐禅师,被任为前堂首座,不久应请赴崇德县(在今浙江桐乡县)住持福岩寺。

  此时中国政治形势发生急剧变动。明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推翻明朝。接着,清军入关,攻入北京,清世祖即皇帝位,建元顺治。李自成被迫率兵撤出北京西至山、陕,翌年兵败被杀。清朝派重兵南下陆续占领江南大部地区,清顺治三年(1646)攻占福宁、福州、泉州、漳州等福建很多地方。清兵所到之处对汉人野蛮屠杀、掠夺和焚毁房屋。自明朝被推翻至顺治十六年(1659)为止,先后有在南京即位的福王弘光帝、在浙江的“监国”鲁王、在福州即位的唐王隆武帝、在广东肇庆即位的桂王永历帝等明朝的残余势力,组织武装进行抗清斗争,皆以失败告终。郑成功(1624-1662),父郑芝龙,曾拥戴在福州即位的隆武帝政权,隆武二年(1646)在其父降清后起兵反清,后拥戴永历帝政权,长期以厦门(先后称中左、思明)、金门等地为据点开展抗清复明的武装斗争,从1653至1657年利用清廷提出“和议”的时机联合南明残部攻复浙江、江苏和福建沿海很多失地,甚至有兴师北伐之举。1661年郑成功率兵从荷兰殖民者占领下收复台湾,翌年在台湾病逝。康熙二年(1663)清兵最后平定福建。 隐元东渡及刚到日本时与家乡的联系就是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下进行的。

  在明福王弘光元年(1645)二月清兵迅速南下之际,隐元南归,经过福州时应请到诸寺说法,又应当地士绅之请住持长乐县龙泉寺,远近前来问道或请他说法者络绎不绝。当时清兵已逼近福州福清一带,黄檗寺僧人及护法居士紧急会商,决定请隐元立即回来住持寺院。隐元在顺治三年(1646)正月底回黄檗寺。此年九月清兵在汀州(今福建长汀)将唐王隆武帝及近臣等杀害。清兵攻破福州,残杀城中居民十之八、九,翌年三月攻陷福清海口、镇东二城,杀居民数千人。隐元率众前往海口、龙江两地修水陆法会超度亡灵,并作偈五首哀挽,其中有“故国英贤何处去,唯余孤月照空城”;“两城人物今何在,一阵悲风起骷髅”;“愧无道力资君福,聊借金风剪业花”等句 ,反映了他对明亡和民众惨遭清兵屠杀而自己无力救助的悲愤心情。在战乱日益加剧的年月,他带领弟子“清淡自守”,挑担入市卖柴以维持寺院日用。顺治九年腊月初八(已进入1652年),隐元在开戒仪式宣读疏文至“开戒于洪武十年,善述于成祖昭世,列圣恩深,今皇德生”时,不禁“伤感涕泣,不能仰众”,可见他对明朝的眷恋深情。他还为拥戴南明政权参加抗清活动的殉节死难的士大夫林化熙、黄道周、钱肃乐等人写挽诗或祭文,经办葬礼,表示自己对他们的钦敬和赞叹之情。 当时一些不甘心做清朝顺民的儒者士大夫有的出家为僧。隐元赴日前剃度三山儒者欧全甫出家,授法名性幽,字独往,让他修《黄檗山志》八卷;又剃度海宁儒者姚兴出家,授法名性日,字独耀,让他担任身边的记室(书记)。


上一篇:隐元禅师的家国情怀 ——再读林观潮《隐元隆琦禅师》有感
下一篇:隐元东渡与黄檗僧人(一)
(作者:小陈 编辑:小陈)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杨曾文:隐元禅师在东渡前的经历]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